吉祥彩票_吉祥彩票|登录

我十秒钟之前才说过如果你不打开手铐我就宰了

 “不许去。”苏锐冷笑着说道。
 
    “为什么?我真的要……憋死了。”马东方捂着小腹,看样子憋的很辛苦很艰难。
 
    “憋不住就尿在裤子里吧。”苏锐冷冷的看了他一眼,“你们平时审讯犯人的时候,肯定也不会让他们去厕所的吧?换做是我,如果我这个时候憋得难受,你会让我去吗?”
 
    当然不会。
 
    马东方都快要哭了,自己还穿着警服呢,怎么在这个男人的眼中,就跟阶下囚一样?
 
    对于马东方这种所谓的“警察”,苏锐真的没有一星半点的好感,这种人为了自己的利益,不惜去陷害别人,甚至于毁掉别人的一生,对于这种家伙,让他憋一憋尿都是好的,就算把他的膀胱都给憋炸掉,苏锐都不会皱一下眉头。
 
    不过话说回来,苏锐的口味怎么就那么重呢?
 
    这个时候,马东方的耳中忽然传来了杂乱的脚步声!
 
    这脚步声很急促,很紧张,好像有很多人同时朝这边赶来!
 
    而此时苏锐的嘴角,已经扬起了一丝笑容,不过这笑容看起来颇有些冷意。
 
    马东方的心中有些惊慌,这难道就是他在等的人吗?
 
    方全阳走在最前面带路,罗飞良紧跟其后,一行人的脚步声在这夜间的走廊里显得异常空荡!
 
    方全阳推开审讯室的门,很不情愿的说道:“你们要的人,就在里面。”
 
    不过,当方全阳看到苏锐的模样时,顿时有些惊愕!
 
    他身为市局的副局长,也是一个多年的老刑警,记忆力辨识力都非常好,当他看到苏锐的第一眼时,就确定自己见过这个男人!
 
    仔细的回想了一下,方全阳就已经想到是什么时候见过苏锐的了!
 
    那是某天中午,在一间茶餐厅中,这个男人正和必康集团的董事长助理夏清一起吃饭!
 
    看起来应该是夏清的男友!
 
    对于夏清在必康集团内的地位,方全阳是很清楚也很忌惮的,董事长秘书,一般都是董事长最信任的人才能够担当,因此夏清一定是林福章的亲信。
 
    自己抓了她的男友,会不会连夏清也一起得罪了?由此延伸出去,自己是不是也在同时得罪了林福章?
 
    难道说这个新上任的副局长罗飞良,就是为了替苏锐解围而来?
 
    他有那么大的面子吗?
 
    种种疑惑盘旋在方全阳的脑海中,但却找不到一个合理合适的答案。
 
    自己抓人会得罪林福章,不抓人会得罪宋天祥,真是风箱里的老鼠——两头受气!
 
    显然,苏锐也认出来方全阳,第一时间明白了是这个副局长抓的他。
 
    罗飞良看到苏锐并没有发疯,只是好端端的坐在那里,甚至还面带微笑,顿时松了一口气。
 
    这位爷只要还保留着理智,那么一切就不会有事,自己也不用担心受处分了。
 
    当然,以罗飞良的性子,个人的处分事小,真的要和五年前一样闹出那么大乱子,恐怕天都要变了!
 
    之前的罗飞良一直在担心宁海市局不识时务,用一些比较过激的手段刺激苏锐,那样的话苏锐一定会把整个事情给变得极为复杂,罗飞良走了一路,担心了一路,此时见到一切安好,他终于能够舒缓一口气。
 
    他和苏锐对视了一下,清晰的看到了对方眼中的冷意。
 
    不过,就在下一秒,他脸上的表情顿时怔住了!
 
    就像是春风瞬间遇到了寒冷的冰雪,罗飞良的脸完完全全被冻住了!
 
    发呆了一秒钟,他的眼中就写满了震惊,而震惊中则是带着无限的怒火!
 
    因为这位新任副局长清楚的看到了苏锐手上的手铐!银光闪闪,刺痛了他的眼睛!
 
    而上官墨和钱万星的表情也瞬间愣了一下,然后怒意控制不住的从他们的身上涌出!
 
    手铐虽然是断的,但是却依然固定在手腕上!
 
    罗飞良努力压制着自己的怒意,眼中阴狠的光芒闪动,说道:“手铐是谁戴上去的?”
 
    宁海市局的一众人都愣住了,不知道他此言何意!难道警察抓捕犯罪嫌疑人还不能戴手铐不成?
 
    “我再问一遍,手铐,是谁给戴上去的?”罗飞良转过身,对着陈志山和方全阳,一字一顿的问道。
 
    “谁规定抓捕犯罪嫌疑人不能戴手铐?你刚从首都初来乍到就这样嚣张跋扈,你真的把宁海当成了你们家的后花园吗?”方全阳不满的说道,这罗副局长实在是有些太过分了!
 
    “谁规定他是犯罪嫌疑人了?”罗飞良的表情依旧阴沉!
 
    “我规定的,我下令逮捕的,证据确凿!”方全阳算是看出来了,这罗飞良和苏锐的关系不错,肯定是来解救他来着,于是冷笑道:“罗副局长,别怪我没有提醒过你,你这是以权谋私,把个人凌驾于法律之上,当心我到纪委那里如实反映你的情况……”
 
    “反映你妈!”
 
    方全阳还未说完,上官墨就已经一把揪住了他的衣襟,双手直接把他提了起来,顶到了墙上!
 
    “混蛋,你干什么?”方全阳愤怒的吼道!他被揪着衣领顶住胸膛,呼吸都有些不畅了!被一个年轻人这样辱骂和动手,已经触及了他的底线!
 
    争吵属于正常,但一旦动起手来,就不正常了!
 
    上官墨愤怒之下,直接把堂堂的副局长方全阳给拎起来了!若是传出去,这简直不可思议!
 
    陈志山是一把手,可是现在的情况完全超出了他的掌控!首都这些肩负特殊任务的家伙,竟然就这么公然的和他的下属起了冲突!
 
    苏锐则是好整以暇的坐在那里,脸上似乎透着笑容。
 
    只是,这笑容中的意味,并没有谁能够看的明白。
 
    “罗局长,让你的人把手放开,我们有话可以坐下来慢慢讲清楚。”陈志山还想当老好人。
 
    可是罗飞良根本不搭腔。
 
    上官墨揪着方全阳的衣领,低吼道:“把手铐解开,不然我现在就宰了你!”
 
    宰了你!
 
    这句话真是嚣张狂妄到了极点!
 
    看着一干下属都在身旁,眼巴巴的望着这边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,自己的老领导也在那里当老好人,劝架劝的都没有一点说服力,方全阳真的怒不可遏。
 
    他想要挣扎,却没想到这个看起来并不算多强壮的年轻人却纹丝不动,两只手就像是铁钳一样,死死的钳住自己,胸膛被压迫的让呼吸越来越困难!
 
    这是宁海市局,是自己的地盘,竟然有人敢对自己这样!还有没有王法了!这是警察还是土匪!
 
    “我再说一遍,解开手铐!你亲自去!”上官墨的眼神中透出浓烈的锋锐意味。
 
    方全阳怒吼:“我要告你们,我要告你们,我要去首都,去首都告你们!”
 
    “我十秒钟之前才说过,如果你不打开手铐,我就宰了你!”
 
    上官墨直接从腰后面摸出一把枪来,死死抵在了方全阳的额头上!http://piaotian.net
 
 第159章 生活就是这么惊悚
 
    在市局的审讯室里公然动枪,而且对象还是副局长!
 
    恐怕这在全华夏所有的警局里,都是破天荒的独一份了!
 
   
    饶是陈志山脾气再好,此时也不得不怒了,这是要骑在自己的头上拉屎啊!
 
    “太过分了,真是太过分了!你们知不知道,你们的所作所为,已经严重违反了……”陈志山站在罗飞良的身前,指着他的胸口,满脸的愤怒。
 
 
    这也太扯淡了吧!
 
    可是,活了那么久,马东方却没认识到的一点是——真正的生活远远比你的世界观要扯淡的多!
 
    想到这儿,马东方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苏锐,后者依旧好整以暇的坐在那里,完全没有半点起身的意思,这边的争斗如此激烈,已经动了枪,可是这位爷却似乎并没有太大的兴趣,这是真正的坐山观虎斗!
 
    目光从罗飞良等人的脸上扫过,看着他们如此的维护苏锐,为了此人甚至不惜和宁海市局彻底撕破脸皮,几乎闹到了非生即死的地步,心中的后悔和怨恨终于呈汹涌之势喷发出来!
 
    能够把自己的哥哥和张元兴副局长打成了重伤住院几个月,并且被打的人还一声不吭,丝毫不敢提出什么异议;能够让首都中央组织部连夜下文,任命一个直辖市的副局长,就是为了来解救他;能让一个正处级的官员为了他不惜向副厅级拔枪,甚至还说出什么数到三就地击毙的话来!这说明什么?
 

相关阅读